胡滨:数字金融发展的新格局

2021-08-04


2021年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也是国家“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当前以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为代表的新一代数字技术正在推动数字经济的迅猛发展,加快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中国乃至全球金融业界的重要共识。日前,《中国经营报》记者对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党委书记兼副所长胡滨研究员就有关在数字经济崛起背景下我国数字金融的发展,包括金融科技、数字货币等一系列数字金融新技术的成果与应用相关问题进行了专访。


01

中国经营报: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到,十八大以来这五年极不平凡。您如何总结这五年数字金融的发展?


胡滨:十八大以来,数字金融这几年的发展进入了转折性的时代。主要体现在如下方面:

 

首先,数字普惠金融的理念深入人心。数字普惠金融所带来的改变已逐渐形成共识,它进一步降低了金融服务成本,提高了金融服务覆盖面。

 

其次,普惠金融从快速发展阶段过渡到理性发展阶段。前期发展迅速,规模快速扩张,中国的数字普惠金融发展代表了中国金融一定的国际竞争力。但是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在快速发展的过程当中,数字普惠金融的风险和问题也在不断地暴露。从P2P暴雷、校园贷、现金贷到股权众筹等,沉渣泛起、良莠不齐。这几年也是相关问题出现的高发期, 那么通过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工作,特别是对大型互联网平台的监管,大家能充分认识到金融科技实际上也是一把双刃剑。

 

最后,当前数字金融的发展进入了深水区和高质量发展阶段。中国数字金融的发展主要是以第三方支付为代表。那么深水区和高质量发展的表现是什么?除了第三方支付、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等方面,还有人工智能大数据在疫情防控当中的使用、互联网银行在整个抗疫中的表现、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在智能投顾和财富管理领域的应用等。此外,高质量发展阶段客观上要求进一步地控制和防范风险,以及进一步地降低经营服务成本。也就是说,虽然现在的服务覆盖面较广,但是成本还是相对较高,因此,在数字金融发展进入深水区后,如何进一步降低数字金融服务实体的成本将成为重要课题。


02



中国经营报:数字金融发展至今,现在越来越多的力量争先布局,我们应当如何抢抓机遇发展创新?
胡滨:第一,从国家战略层面,需要大力推动数据领域的发展,做好顶层设计规划,尽快制定国家的数据战略规划,引领和推动大数据领域的良性健康发展。
 
第二,创新发展和强化监管要并重,这是车之两轮、鸟之双翼。一方面我们要旗帜鲜明地鼓励数字服务型创新,即要真正服务实体经济,能够真正降低金融服务的成本,能够真正扩大金融服务的覆盖面。把数字金融应用在发展中的一些薄弱环节和国家战略重点领域,以解决整个发展过程当中的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这是数字金融创新的基本原则。另一方面也要强化监管,在这方面,中国是探路者,我们并没有一套可供借鉴的成熟的监管体系,是在摸索中前进。这个时候我们要进一步强化数字金融的监管体系,不能因为创新带来风险的蔓延,要进一步防范因为金融科技的快速发展所导致的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第三,要充分发挥市场的力量,发挥民间资本的作用,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政府监管部门主要采取引导的作用,因为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确定了市场化的原则,市场起着决定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因此一定要坚定市场化理念。
 
第四,金融科技企业自身也要强化内部的公司治理,提高公司治理能力,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强化风险管控能力,提高合规意识,加强行业自律。
 
第五,对于投资者和金融消费者来说,加强权益保护、特别是对于数据隐私和数据资产的保护是未来的重点。

03

中国经营报:在数字金融方面,这五年中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可否具体谈谈您对未来科技应用的展望?
胡滨:数字金融发展最大的变化,我觉得应该是从相互竞争到融合发展的转变。从原有的金融科技公司“独闯天下”、和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进行竞争,转变为金融科技公司与传统金融机构的融合发展、相互之间合作共赢。最初商业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并没有足够的重视数字金融的作用。所以当以余额宝、微信支付、财富通为代表的数字金融创新产品迅速崛起后,传统金融体系并没有做好充分的应对。
 
但是随着数字金融的发展,商业银行和其他传统金融机构已经能够意识到数字金融的作用,都各自加快了自身的数字化转型进程。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商业银行正在主动寻求与金融科技公司的合作,发挥比较优势,努力实现数字化转型和开放银行建设。
 
前期我们对于区块链技术的认识,更多地是在技术和理念层面,未来区块链技术要真正地落地在金融领域并实现广泛运用。区块链的分布式、可追溯等特点需要和现行的金融交易模式相融合,比如与金融交易的高频化特点可能不太匹配,但是它在信用评价和供应链金融领域将会有广阔发展空间,未来可期。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