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滨 │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的金融风险与金融安全

2022-06-07

国际局势冲突的背后是政治、经济与金融实力的较量。在经济新常态背景下,要坚定新发展理念,秉持经济发展稳增长与防风险长期均衡的路线。金融风险防控是金融工作者永恒的研究课题,面对频繁爆发的各类金融风险,要有危机意识和底线思维,要有全面正确评估风险的能力。金融风险与金融安全,二者既有区别也有联系,相辅相成。我们既不能离开金融风险谈金融安全,也不能脱离金融安全研究金融风险。理清二者关系,更有利于面对未来的经济发展变化。 

中国的金融风险是宏观视角下的系统性风险

金融风险可以分为微观主体的风险和系统性风险。在微观主体风险方面,微观风险并不当然与金融安全挂钩,微观风险不一定会造成系统性风险,例如单个中小金融机构破产清算等不一定会造成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系统性风险往往表现为金融体系的整体性风险,如中小银行的危机、房地产金融泡沫以及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等。而金融危机往往表现为金融风险在短时间内大规模积聚爆发,这是金融风险的极端表现形势,会对一国的整体金融安全造成重大影响,例如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短时间内风险急剧爆发,造成全球金融市场恐慌和风险蔓延。

立足金融风险的角度研究金融安全。金融安全是基于国家主权的立场,立足于国家层面研究金融体系的风险和威胁。金融安全离不开全球化的发展背景。金融全球化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战略举措,也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安全的程度往往取决于国家层面对于金融风险、特别是系统性风险的防控。

对于金融体系内部环境的风险防控。首先,从时间维度而言,顺周期视角下中国的金融风险处伴随着经济高速增长不断累积,但是在经济步入新常态后,增长态势逐渐走低,期间产生的通货膨胀以及经济周期变化等问题,都使得宏观经济对金融风险产生影响与冲击。其次,从空间维度而言,整个金融体系在发展过程中,以银行为主的金融体系功能逐渐完备,拥有证券、市场、信托、保险等市场经济要素,而经济快速发展的背后衍生出其他风险,特别是“影子银行”的出现,“影子银行”既起到了银行的信贷作用,但又不隶属于银行产品,它通过与银行、信托公司、证券公司以及各地方融资平台的合作,形成“影子银行”产品,从而规避监管,设计出所谓的跨市场交叉产品,金融风险由此从银行转向其他领域。

对于金融体系外部环境的冲击。其中两种冲击较为典型,一是突发性的公共事件,如新冠肺炎疫情;二是在政治经济等因素影响下引发的冲突并导致的风险,如当前的俄乌冲突。

综上所述,当前中国金融风险攻坚战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果,金融风险总体可控。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立足不同角度、不同维度研究金融体系中的金融风险,客观预判总体趋势,夯实金融体系的基础能力,,不断强化风险意识,既要防范“黑天鹅”也要防范“灰犀牛”事件的发生,从金融风险“攻坚战”转为“持久战”。

未来中国面临的金融风险类型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一是宏观杠杆率,宏观杠杆率影响资产负债,同时影响社会的发展,这正契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稳中求进”总基调,因此要高度关注并准确把握;二是金融部门的脆弱性,高风险的中小银行超过400多家,不良率超过17%,由此看出虽然经济体系风险总体可控,但金融部门的脆弱性仍然存在;三是房地产市场风险的溢出,民营类的金融控股公司旗下包括银行、保险、证券等金融机构,这加强了金融与实体产业特别是房地产业的联系,房地产的风险进而诱发金融领域风险的产生;四是整体市场的波动较大,随着国际局势的缓解以及中美关系的变化,国际市场与国内经济产生共振;五是外部金融市场的波动对中国的冲击越来越明显,美联储加息、俄乌冲突、西方对于俄罗斯的制裁等因素,都在不同程度上影响着中国国内的金融市场。

国的金融安全受系统性风险影响

当前我国金融体系中金融安全的问题,主要集中体现于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各大金融机构的软硬件仍然受制于人。未来金融战中的信息不对称,将会导致融资困难,国家安全也将面临风险。如何将这类风险降到最低,是未来金融领域研究和工作的重点。防范金融风险已上升到维护国家金融安全战略的高度。

第二,不断完善市场制度,即市场资源的配置要素市场化。债券市场的互联互通、利率市场化是未来金融市场深化改革的重要目标,通过完善金融市场制度,维护经济体系整体稳固。

第三,金融监管的能力和制度的缺失。不仅要强化监管,更需平衡金融创新与金融风险二者之间的关系。

第四,处置风险的能力建设。利用行政力量主导,通过与监管部门深层次对接,利用资产重组来降低金融风险的发生。

未来面对金融风险,要居安思危,主动预警,做好应对。首先,要从国家战略层面考虑金融风险防范,夯实金融系统处置金融风险的“内功”。金融风险的处置是经验累积的过程,要树立系统性考量的意识,面对频发的风险,处理风险的手段也应升级更新。其次,风险预警思维是面对风险防控战略体系的重要思路,要做好对风险的监测、预警和处置预案。再次,要强化底线思维,保持中国金融体系的软硬件的自主性和独立性,使得国内的金融体系不会被域外的金融信息和金融基础设施所影响,且有应对风险的能力;同时,进一步深化金融开放,加强各国的金融利益之间的关联,以此来应对金融制裁;面对金融风险类型化的特点,要精准化解;加强官方资产的多元化和匿名化配置;建立多重跨境支付系统,维护金融安全;通过融入全球化体系,以开放、法治、包容的心态,在国际上争取更大的话语权。

(本文根据作者2022年3月31日在中国社会科学网主办的”百年变局下的中国与世界”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



文章刊载于《中国社会科学网》,2022年4月16日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